你看谁来了

你看谁来了20190608

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

  • 未知
  • 李静 

    20190608

  • 内地综艺 

    未知

    国语 

  • 2017 

你是一间美术馆 你的脸谁来看都不能管 随便我左顾右盼 不耐烦 这个词是王菲

今年我要回娘家过年了,想想就很开心。远嫁这么多年,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,回家过年的次数更是很少。以前是因为交通,现在交通方便了,娘家还是在那个一抬腿依然到达不了的地方。没有孩子之前,事业心很重。我的职业,越是放假越是忙碌。那时年轻气盛,觉得很多事离了自己都不行,也怕在大家忙碌的时候,见不到我的身影,影响晋级,表现得非常积极。后来结了婚有了孩子,拖家带口,回一趟娘家过年,就更难了。也许等孩子大了,就有时间了吧。总是会这样想。却疏忽了,当孩子大了,父母也老了。以前在心目中钢铁侠般刚强的父母,不觉已经头发花白、身形佝偻、腿脚不便,才知道时光不等人,孝心也有保质期,不能等到子欲养亲不待,孝心也就过了期,想付出却已找不到了人。于是主动调整工作岗位,只为有时间陪伴父母。即使这样,与一直呆在父母身边的孩子相比,陪伴也是有限的,只能多一次就争取多一次。远嫁,后悔吗?说实话,这是自己的选择,是不能说后悔的。说后悔,对不起自己的爱情;说不后悔,每逢佳节倍思亲,总会有那么一些忧愁,在生活中时时泛起;也会有“如果不远嫁,我现在又会怎样”的假设。不远嫁,至少在面对父母时,就不会有那么深的愧疚。春节,是远嫁女心里的伤,回与不回都剜心。读者黄玉娟留言说,就因为今年想回娘家过个年,老公居然用离婚相要挟,不让她回去,理由竟然是:“你走了,我们全家吃什么?”玉娟说,她决定远嫁,是因为老公对她的爱,她是受爱的鼓舞而来,却没想到,在老公和婆家眼里,她不过是一个免费保姆,还不带有休假的那种。想想自己也是大学生,怎么就落到了这种境地呢?玉娟和老公是在大学认识的,同级不同系。年轻人的爱情只问激情,不想后果,当真正爱得难舍难分时,才想起问问各自的出处,原来他们两家相距千里。玉娟心里有了计较。因为她表姐就远嫁他乡,每年与大姨见不了几面。大姨经常看着表姐的照片念叨:“这个女儿呀,真是白养啦,天天想啊也见不着。”一到春节表姐回来,母女俩总要抱头痛哭,一家人围着流泪。在玉娟看来,远嫁不是件好事,以后自己也不要远嫁。但是当爱情来临,玉娟又认为,表姐过得不如意,大概是因为没有爱情吧。自己与男朋友爱得这么深,想朝夕相处的愿望这么迫切。得一人心,就会无惧世间人情的冷暖,因为有他在身边,自己什么也不会害怕。男朋友在当时也是心里眼里只有她一人,一听说她有可能不能跟他回家乡,急得直掉眼泪,并向她发了毒誓,“一辈子一心一人”,让玉娟非常感动。男朋友还利用假期专门去了一趟玉娟的家,对玉娟父母表现得非常殷勤,对他们照顾得很周到,对玉娟又很体贴。玉娟父母也渐渐不提反对的事了。玉娟以为是男朋友的行为征服了父母,其实却是父母在尊重玉娟的选择。远嫁前,母亲流着泪对玉娟说:“不想你嫁这么远,你还是嫁了。以后见一面不容易了。嫁过去好好过日子。过得好与不好都不许瞒着妈妈。如果实在过不下去,就回来,我们一家人在一起,比什么都强。”玉娟含泪答应着,就把自己嫁去了离家很远的地方。一到男友家乡,玉娟马上就不适应了,那个一直跟她说普通话的男友,下了火车后的第一句话,居然流利地切换成了家乡话,换了一种腔调犹如换了一个人,让玉娟感觉很陌生。更让她陌生的,是这里的饮食。这里面食居多,吃惯了米饭的玉娟,顿顿饭都难以下咽。刚开始,婆婆还会为了玉娟做分餐,但时间长了,嫌麻烦,也就不再做了。不得已,玉娟只得自己下厨,做一餐家乡菜。而婆婆也热心地教她做北方面食,毕竟老公是北方人,让她南方菜北方菜穿插着做,大家都能换换口味。玉娟想想是这个理儿,就学着做了起来。玉娟在这方面好像特别有天赋,做出来的吃食像模像样,大家都夸好吃。从那时起,婆婆以此为由,渐渐退出厨房,由玉娟接手一家人的三餐。玉娟上班的地方离家比较远,等她下班坐公交回到家里,每天都得下午六点半左右。回到家,气都没喘匀,就得赶快挽起袖子,给坐在沙发上等饭吃的老公家三口做饭。嫁到老公家的第一年春节,玉娟兴奋地给母亲打电话,说要回家过年。母亲在电话里沉吟了片刻,对玉娟说:“我是很想你回来。但你已经嫁人了,还是先听听婆家的安排再决定吧。”玉娟去问婆婆的意见,婆婆不同意她回娘家:“哪有新媳妇第一年就回娘家的道理?”老公也附议婆婆的意见,玉娟没辙。婚后的第一个春节,玉娟在婆家过。那一年,她见识了婆家过春节的盛大,也体会到了过春节婆婆的辛苦。只是她没想到,等到第二年春节,她就像婆婆一样,为了大家子而忙活着。老公父亲,也就是玉娟的公公,是他们李家的老大,下面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。按照惯例,大年三十,爷爷奶奶,还有兄弟三人的家人都要聚在一起吃年夜饭,大大小小十二三口人。大年初二,是出嫁的女儿们回娘家的日子,爷爷奶奶,再加上两个姑姑家的人,又是大大小小十二三口人。大年初三之后,各种亲戚朋友的串门拜年,还得准备大小不等的酒席,一直要忙到年初七放假结束,最后就是正月十五的小年餐。这些酒席的准备,以前都是婆婆一人忙碌,从腊月二十左右一直要忙到正月十五,出菜单、买菜、囤菜、备菜、卤菜,还要做各种零食和糕点,炒瓜子花生、炸红薯片、炸麻叶、炸丸子,忙得团团转。现在正好玉娟能帮上忙,渐渐地婆婆从主力变成打下手,直到后来完全由玉娟接手。不接手不行啊,那个婚前爱她入骨的老公,骨子里是大男子主义,从来不会下厨房、做家务。有时间不是看电视,就是捧着手机玩游戏等饭吃。他认为女人就是应该在厨房里忙碌的,哪有大老爷儿们围在媳妇后面转的呢?每次做完饭,看着老公一家人欢天喜地地品尝她的手艺,吃得热火朝天时,玉娟只感觉到,热闹是属于他们一家的,自己什么也没有。父母,远在天边;唯一亲近的老公倒是近在眼前,但形象已经模糊,也如在天边一样遥远。而她还是一个人。母亲说,过得不好不要隐瞒她,可玉娟从来不敢开口诉苦。每次打电话,都是开心得没心没肺。一放下电话,泪流满面。她终于明白了,表姐的哭并不是生活的不如意,而是亲情的隔绝,是有苦难言的痛楚。自从有了孩子,玉娟回家的希望更是渺茫。老公明确对她说,他是不会陪她回娘家的。看着每年春节人挤到爆的春运场面,玉娟完全没有信心能够把自己和孩子同时带上火车。再加上怀孕生子后,玉娟辞了职,成了全职主妇,没有一分钱的收入。等孩子渐渐大了一些之后,不能回家的理由,竟然是自己连买张车票的钱都没有。女人远嫁最可悲的结局,丢了父母、丢了工作、丢了爱情,最后连自己也丢了。可离家那么久,父母现在过得好不好,身体好不好,是远嫁女儿心里的牵挂。玉娟决定要挣钱回家。所以她瞒着公婆和老公,在网上做起了TAOBAO客,虽然每一单的佣金赚不了多少,但积少成多,攒一段时间就可以够回家的车票钱。今年,她终于有钱了,对老公提出了春节要回娘家的想法。没想到老公听了,连一秒停顿都没有,直接回绝:“不行。”玉娟以为是他不想陪她去,接着说:“我自己带宝宝回去。”老公急眼了:“你故意的吧?明知道我妈身体不好,你走了,一大家子的饭谁做?”玉娟寒心了:“你知道你妈身体不好,难道我妈身体就好了,前两天还打电话说腰腿不舒服。我在这里孝敬你的父母,我的父母谁来孝敬?原来在你心里,我就是个做饭的。在你心里,我还有其它价值吗?妻子?女儿的妈妈?我父母的孩子?我今年一定要回去看看,我已经亏欠他们很多了。你同不同意,我都要去。”“我说不行就不行,你非要走,那就只有离婚。”老公不留情面地大吼,转身摔门而出。玉娟说:“我管不了他真离假离。今年我一定要回去,票已经买好了。他要有种真离,我也算解脱了,你不知道,光春节那段时间的累,就够我害怕一辈子了,再也不想忍受了。”“后悔”二字没有出现在玉娟的留言中。后悔吗?我想应该是有一点点的。女人遇见爱情,就会认为一生都会如爱情般幸福;但婚姻却是现实的,是有责任的。一旦决定远嫁,过得幸福与否,就与娘家没有任何关系了。自己要对自己的幸福承担责任。有人说,远嫁,如一场豪赌。赌赢了,一生幸福;赌输了,也只能愿者服输,怨不得别人。春节,本来是合家欢乐的日子,但现实中,春节也是一场甜蜜的烦恼,回不回家、回谁的家,往往争吵不断,又何况是远嫁女的春节,那就是一曲左右为难的离歌,怎么唱都伤心。所以,女人,别嫁得太远,别让父母的思念遥无所依;所以,男人,爱一个人,就要学会理解尊重和分担,别让女人累了身还累了心;所以,婆婆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,多些同理心,多些共情,不做母女,只做朋友,也好过反目成仇。



我不是他的好友,我看了他的视频,他能知道我来看过他吗?

视频的点击率有一个浏览人数,看过的人都会留下ID印迹,如果他知道你的ID号,是应该知道你看过他的视频。